双鱼归海

如果中国超人是只熊猫

Kuffskein:

 


* 一篇脑洞奇大全员OOC的文


 


    这颗星球上每个国家都有属于自己的超级英雄,他们默默地守护着自己的国家……不,这种说法不太恰当,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还挺有名的,譬如超人,蝙蝠侠,再譬如奥特曼,英国队长(是的你没看错,别因为另一位队长更出名就忽略他),俄罗斯大妈等等。


    但是,十分奇怪的,没有人知道中国的超级英雄是谁,正如没人知道中国的情报组织到底叫什么名字。


    终于在这一天,中国向世界公布了他的超级英雄——一只熊猫,还是一只来自于氪星的熊猫。


    中方发言人在其他国家【你他妈在逗我】的眼神中慈爱的说:“我们给他取了名字,叫做孔克南。”说完,他在其他国家发言人迅速转变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轻轻拍了拍坐在旁边的熊猫爪子:“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氪星熊猫看起来有点害羞,但还是配合的附送了一个纯洁友善的眼神,成功俘获了在场所有摄像机。


    【中国,一个以熊猫为本的国度。】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他们的政治专栏天天放熊猫吸粉就算了,现在终于连他妈功夫熊猫都搞出来了?!】


 


 


Chapter 1


 


    “你他妈在逗我?”蝙蝠侠问。


    正义联盟的众位超级英雄中没人提醒蝙蝠侠注意语言(当然他们也不敢),因为他们都沉浸在同样的震惊中,蝙蝠侠只是提前一秒将他们的想法先说了出来。


    “不。”超人说,有点尴尬的避开了其他人的视线,然后清了清嗓子:“其实,这是很有可能的,因为当时他掉进了上海动物园的熊猫馆。”


    “这是什么意思?”绿灯侠问:“你是说氪星也有熊猫,而且刚好掉进了上海动物园所以才这么多年都没有被发现?”


    超人张口想要解释,但很快意识到这涉及到了氪星人的秘密,虽然它基本与超人自身无关——超人是自然分娩的婴儿,还是被他的父母定点发射到地球的,他的基因在他婴儿时期坠落在堪萨斯州农场的时候早已注定他会长成一个英俊的,与地球人类似的男人。但其他被人工培育,并且被寄予厚望逃离氪星的“种子”是向全宇宙发射的,为了保证这些“种子”能够顺利的活下来,而不是一落地就被当作异端杀死(要知道全宇宙长得和地球人或氪星人一样的种族还是少数),这些婴儿的飞船中隐藏着一套程序,会根据周围大部分智慧物种的形态来改变基因序列,使得飞船中的婴儿长得和本地智慧物种在外貌上一模一样,更容易被接受。


    所以,在多年前,一艘种子飞船不幸坠落在上海熊猫基地,感应到了三只【高贵的,被人精心伺候的,拥有强壮身体的熊猫】以及一个【卑贱的,手持竹制大扫把打扫落叶的,被熊猫抱住大腿就无法移动的战五渣人类】时,它毫不犹豫的让“种子”拥有了这个国家最惹人喜爱的外貌。


    听完超人含糊的解释后众位超级英雄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说点什么。”超人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忍不住开口请求道。


    他的请求对象一脸沉思。如果超人的X视线能够穿透他公认的最佳搭档的思维,他会同时看见一个脸上抹着油彩手持竹子嗷嗷叫着用两条强壮后肢翻山越岭的彪悍熊猫,一份如何用竹子诱拐披着带有S标记红披风的发狂熊猫进入氪石笼子的计划,一个漂浮在半空矜持的伸出熊爪严肃与他握手,斗笠下露出额前一缕小卷毛的功夫熊猫,以及一个满脸崩溃尖叫着【你他妈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些吗布鲁西宝贝儿?】的蝙蝠侠。


    为了不露出奇怪的表情,坐在蝙蝠侠旁边的火星猎人脸都憋绿了。不过鉴于他原本就是绿的,大家都没看出来。


    那边的绿灯侠已经照着屏幕上的场景用戒指弄出了一只绿色的熊猫,正试图搞清楚这种看起来以卖萌维生的大毛货是怎么变成一个超级英雄的。绿箭侠和闪电侠都加入了他,钢骨列举出一系列数据证明熊猫实际上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软萌,而是一种战斗力强于狗熊的强悍生物,但看起来没人愿意相信他。


    “我已经邀请他来正义联盟大厅……”超人说。力图让众人的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但又微妙的希望他们永远别注意到自己:“鉴于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他又顿了一下,底气有点不足:“所以我想,也许我们可以……呃,交流一番。”


    “太棒了!”神奇队长热情的鼓起掌来:“我早就想去动物园看熊猫了!”


    闪电侠积极的回应了他——以谁也听不清的语速。


    “他说了什么?”神奇女侠问。


    “他说……”超人犹豫了一下,干脆道:“总之,表达了一下自己对熊猫的喜爱。”


    “可以理解。”神奇女侠严肃的点了点头:“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很想养一只熊猫。”


    “呃,”超人顿了顿才纠正道:“请不要当着他的面这样说,虽然他确实是……是一只熊猫,但我想这么说有些不太礼貌,我们应该更尊重他一些。”


    神奇女侠认同了他的观点,尽管脸上带着一点遗憾。


    “所以,”超人征询的看向其他几人:“就这么决定了?这周六我会邀请他来正义联盟大厅做客?”


    所有人都投了赞成票,包括蝙蝠侠。所有人都露出喜气洋洋的表情,除了蝙蝠侠。


    “真是太棒了,我应该给他准备点吃的!”神奇队长兴高采烈的说:“听说熊猫只吃竹子?那来一场竹子宴席怎么样?我们可以请中餐馆的厨师来做!”


    “也许他想吃点异域风情的?”神奇女侠畅想了一下熊猫站在正义联盟的大厅里,在她的带领下参观战利品的场景,语调奇异的上扬:“亚马逊人也可以成为优秀的厨师!我可以提供来自天堂岛的美食!”


    “亚特兰蒂斯人也可以出一份力。”海王说。


    “你什么时候来的?”绿灯侠被突然开口的海王吓了一跳。


    “其实我一直在,而且一直坐在你旁边,但你光顾着和闪电侠讨论熊猫每年能拿到多少代言费了。”海王说。


    “……所以他究竟能拿到多少?”


    “不知道,反正我觉得他肯定比我们都有钱,中国起码有一半的东西上都印着熊猫。”


    “说起这个,你们谁关注中国熊猫基地那个直播网页了?老天,他们怎么想出这么棒的主意的?”


    超人试图让气氛严肃一些,可在得知即将来正义联盟大厅做客的超级英雄是一只熊猫之后,没有谁能把它当成一件严肃的外交事件处理,黑金丝雀甚至从不知道哪儿掏出了一个熊猫钥匙扣,和神奇女侠商议能不能让熊猫在上面签名。


    “帮帮我,布鲁斯!”超人绝望的对蝙蝠侠说。


    蝙蝠侠忙着处理夜翼突然发来的通讯请求——他代表少年正义联盟成员请求这周六来正义联盟大厅看熊猫。在严肃的拒绝并在夜翼第二次请求时不置可否最后在第三次请求时同意后,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超人,然后看了一眼讨论得热火朝天的超级英雄们,敲了敲桌子。


    往常立马起效的方式被熊猫狂热崇拜症击败了,超级英雄们过了几分钟才在彼此的挤眉弄眼下渐渐安静下来。


    “我们需要先对中国的超级英雄有一个了解。”蝙蝠侠用低沉的声音说。为了让自己显得立场坚定,他刻意使用了【中国的超级英雄】这个称呼:“我们已经知道他的名字,孔克南,来自中国上海,但对其他一切一无所知。”


    钢骨举起了手:“CCTV刚刚在Facebook上放了一段视频。”他说着将视频转到了大厅的屏幕上。只见一只披着红披风的熊猫英勇的从天而降,一屁股把打劫的小混混坐倒在地。他慢吞吞的爬起来,接受了受害人喜极而泣的道谢和抱抱请求,用惋惜的眼神看了一眼不幸被打翻的生煎包,接着冲天而起,消失在天际。


    不知出于什么目的,钢骨把熊猫冲天而起,风扬起红披风露出颤巍巍的小尾巴那一段重播了三遍,还把熊猫低头看生煎包的眼神放大存在了屏幕右下角。


    蝙蝠侠转头看了一眼超人,发现他的眼神十分严肃。


    “你说我要是也请求抱抱,他也会抱我吗?”超人严肃的问。


    蝙蝠侠:“……”


    正义联盟完蛋了。蝙蝠侠看着强烈附和起超人的其他超级英雄,心想。说好的尊重氪星同胞呢?你所谓的尊重就是用猜拳决定抱抱的顺序吗?


    “好,蝙蝠侠赢了,他是第一个,我们来定谁是第二个……”


    这一定不是我的手。蝙蝠侠阴沉的盯着自己的右手。不过很值得奖励一下,毕竟赢得了第一个和熊猫抱抱的机会。


    正义联盟进入了有史以来运转最快的一周,每个超级英雄都尽可能飞快的解决自己的麻烦,然后借着收集情报的名义坐在联盟大厅用超大屏幕尽情欣赏熊猫侠的英姿。有了钢骨的辅助,他们还能多角度同时欣赏各个细节,比如抖动的耳朵,毛绒绒的爪子,还有黑白团子一般圆滚滚的英姿。


    联盟大厅的日历终于在众人殷切的注视下被划到了周六,那天一大早蝙蝠侠就被闯入卧室的超人吵醒,他看起来简直英俊过了头,全身闪闪发亮,手里还举着一面红底熊猫花的小旗。


    蝙蝠侠心力憔悴的勒令他放下那面愚蠢的欢迎旗。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当他进入联盟大厅,发现闪电侠制服头罩两边的闪电翅膀被换成了一对熊猫耳朵,钢骨把自己喷成了黑白色,神奇女侠的盾牌正中央画着熊猫,绿灯侠给自己套了一个灯戒制作的绿色熊猫玩偶服时,他终于在某种程度上崩溃了。


    “放下这些愚蠢的东西,你们代表的是正义联盟,不是熊猫神教!”他咆哮道:“现在!立刻!换回原本的制服!!!”


    大家只好遗憾的换回各自的制服,然后以一个严肃的态度站在联盟大厅里欢迎了前来拜访的氪星熊猫侠孔克南。没过多久,他们热切期盼的对象就从天而降,在落地前还很有礼貌的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好让众人看清,这才慢慢落在红地毯上摇摇摆摆的走了过来。


    蝙蝠侠敏锐的发现几位女性超级英雄的脸上飘起了红晕,个别男性超级英雄也是。


    超人走上前,在闪光灯的环绕下代表正义联盟与来自中国的超级英雄说了几句类似【欢迎来到正义联盟】的场面话,然后就迫不及待的跟他的同胞进行了十分亲密,而且很可能亲密过了头的贴面礼。


    “这是我们表达友好的方式。”这个卷毛外星人一本正经的说,假装自己没有抢走最佳搭档的第一抱抱权。


    有了这个顺利的开头,每个人都获得了和熊猫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他们每个人都至少花了一分钟才完成这个礼节。


    在熊猫被超人带领着走向正义联盟大厅内部时,蝙蝠侠稍稍落后了一步,用警告的眼神盯着超级英雄们,示意他们控制住脸上的傻笑。


    接下来的一切都很顺利,两位氪星来客小小的交流了一番当超级英雄的经验和烦恼,比如【我救下的人总是请求和我抱抱】,【他们在抱我的时候总会悄悄摸我身上任何他们能够到的地方】,【老是有反派狂热的关注我的一举一动还在家里挂满我的照片】等等。在这期间蝙蝠侠至少五次的动用蝙蝠侠的办法制止了熊猫马克杯,熊猫报时器,和熊猫表情提示音等的出现。


    会面结束时熊猫侠小小的松了口气。他高兴的和每个人握爪:“非常感谢你们的邀请,也很感谢你们没有因为我的外貌而给我特殊对待。要知道上次我去英国做客时他们一定要拿着熊猫印花茶杯和我拍照,说是要挂在大厅里……”


    在蝙蝠侠的重咳下,众位超级英雄纷纷露出【我们对这个提议毫无兴趣,我们是一个特别正经的超级英雄组织】的表情。


    就在这时,一大群少年从外面冲了进来。他们穿着印有熊猫的体恤衫,头戴装着熊猫耳朵的棒球帽,手里挥舞着彩色熊猫旗,喜气洋洋的冲进了会客厅。


    “抱歉,我们来晚了。”为首的夜翼挥舞着手里的熊猫小喇叭高兴的说道:“我们练了一晚上的曲子,想给来自中国的客人表演一番!”


    制止不及的蝙蝠侠眼睁睁看着少年正义联盟成员们排排站,吹响了一首名为【献给大熊猫之歌】的曲子,女孩们还给歌曲配了熊猫舞。


    好了,现在一切都完蛋了。蝙蝠侠想。我这辈子都别想要到熊猫签名照了。


 


 

中科院最近点亮脊髓再生的技能,X教授可以站起来了!!!

《格林》:Sasha Roiz,复杂的角色和慈善活动

满满一匙糖:

《格林》:Sasha Roiz,复杂的角色和慈善活动


2015年2月6日 

作者:Jevon Phillips @LATherocomplex

翻译:@Sherry_深蓝 @满满一匙糖

 

Sasha Roiz在《格林》中扮演的Sean Renard队长可以说是这部NBC剧集中最神秘的角色。肩负着皇室继承人、维森生物(混血男巫)和警局队长的三重身份,他和本剧的主角Nick Burkhardt警探一样,与两个世界都有着难以斩断的联系。


Sasha Roiz本人也是如此。这位加拿大裔的演员已经和剧组的其他成员一样,适应了波特兰的生活。他们一年中有九个月都在这里拍戏。最近,Sasha投入了很多时间为本地一所儿童医院建立一个叫作Grimmster Fund的慈善基金。这个基金主要用来帮助经济上有困难的家庭。募捐分拍卖会和网络拍卖两个形式,拍卖物品包括剧集拍摄中用到的插画和道具,甚至还有Nike为了这次筹款活动特别定做的限量版Grimm鞋。


Hero Complex将和Roiz先生聊一聊他对于Renard队长这个角色的理解,《格林》这一季的剧情,以及波特兰。


HC:Renard队长和Nick Burkhardt身为天敌,现在似乎发展出了一段还不错,但又让人觉得不安的关系啊。

SR:我觉得这段关系一直就是比较脆弱的。这么多年以来,他俩之间是发展出一定程度的信任的,Nick也有更多的理由去信任我。他知道我做的很多事情,包括向他暴露自己的身份,还给他钥匙,还救了他好几次……我们绝对做了足够多的事情来建立起目前这种程度的信任。但是到最后,他一定还是会对我有所保留的,他这么做也是正当的。Renard是一个有手段的人,他冒了很大风险,并且为了达到目的可能会做任何事情。Renard永远会按照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来行事。


HC:Renard队长既是皇族维森又是警局队长,这种身份对你诠释这个角色有何影响?

SR:我觉得在他身上,皇室血统的影响要大于警局队长的身份。特别体现在他的性格、以及自我认知中对于自己身份和归属的定位。我觉得Renard有一个非常悲惨的童年,因为皇室和维森混血的身份被家族放逐。他一直渴望得回属于他的地位和他失去的东西 —— 那些从他这里被夺走的东西。他绝对是个好勇斗狠的人,随时准备战斗和回击。他从未忘记过重建并提升自己的地位这一任务。

 

HC:在剧情的最新进展中,吴警官也加入了格林小分队。你愿意披露多少真相给他?他的接受态度是否出乎你意料?

SR:我觉得Jim 和 David (剧集的制作人)真的很擅长温水煮青蛙。那种感觉就好像你一直等着某个人,知道他早晚会加入进来并且了解一切真相。吴警官的加入埋了很长时间的伏笔。很高兴我们又多了一位可以信赖的伙伴。这大大改变了警局里的形势,甚至角色之间的情谊。当Trubel 出现时,事情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接下来还有Adalind,或许她也会加入我们,或许不会,全看她选择站在哪个阵营了。

 

HC:说到格林小分队,我们已经讨论过一些了,但Renard似乎对他们隐瞒了一些事情。而粉丝们,或者至少我,还不能精确地指出到底是什么事。

SR:(大笑)我想编剧们为了写我这个角色费了很多精力,而我也像走钢丝一样尽力不去泄露太多东西。这个角色总是同时考虑很多层面的东西。剧里的大部分角色都很直接。他们想到什么,感受到什么,都会说出来。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是值得信任的,并且讨人喜欢。他们做事不是带着目的性的。而Renard在同一时间会考虑很多事情,这对他来说就像在下棋。作为警局的队长,作为皇室成员,他都承担着很大的责任。他要处理警局事务,也要跟本市的政客打交道,还有征服世界、维森社会等等所有事情。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你常常会觉得方向又偏了,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我觉得这很棒!让观众一直猜下去。

 

HC:《格林》剧组一直在社交网络上与观众保持着频繁的互动。这对于作为演员的你有影响吗?

SR:作为一个演员,这对我没有影响;但作为社会的一份子,这样做的意义就非同寻常了。时代不同了,我们现在与粉丝、其他演员和制作方的联系都更加紧密。现如今,你几乎可以与任何人交流,只要你想。这非常有趣,很多事都变得更加私密,人与人之间由于素未谋面而产生的界限也模糊了。这种联系可能是非常具有误导性的。但这也是一种宣传剧集和我们的工作的好方法。

 

HC:甚至《格林》剧组的成员也通过社交网络互相交流,尽管你们每天都一起工作。剧组成员之间的亲近,再加上波特兰相对封闭的位置,你们彼此似乎都产生了某种羁绊

SR:我们都没想过这部剧能延续这么久,真的是喜出望外。这绝对改变了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以及与波特兰的关系。我们有所保留地踏进这座城市,想着也许就没有第二季或者第三季了。当我们发现我们将在波特兰停留很久时,我们就全身心地投入了这里。远离各自的家乡让大家很快成了一家人,波特兰也张开双臂接受了这部剧。这座城市是一个极好的主人家。它对我们如此热情,我们真的想回馈一些什么。因此,我们为本地一所名叫Doernbecher的儿童医院建立了一个慈善基金,叫作Grimmster Fund,这也是我们粉丝团的名字。这个基金是用来帮助一些因为病痛而遭遇经济困难的家庭。

 

HC:背井离乡进行拍摄,剧组成员们似乎都适应了波特兰的生活。你在闲暇时间都做些什么?

SR:拍摄《格林》已经不再是一份我们从洛杉矶往返波特兰做的工作,而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一年中有九个月都在这里拍戏,所以并没有太多机会做其它事情。今年,我和Silas Weir Mitchell会利用业余时间合作一部舞台剧。这部剧叫作《三天大雨》,将在波特兰本地的Portland Center Stage上演。这是一部只有三位演员的剧。能重新回到舞台上我们非常兴奋。舞台剧、慈善工作、以及我们正在筹办的拍卖会就占据了大量的时间,准备工作就差不多花了一年 —— 在那之后,希望能够回归开拍新一季的《格林》。(注:那会儿NBC还没有正式宣布续订第五季。)我们过得非常充实。这就是生活。当某一天不得不离开时,我们会很难过的。而目前,呆在波特兰很美好。


原文:http://herocomplex.latimes.com/tv/grimm-sasha-roiz-on-complex-characters-and-charity/?utm_source=twitterfeed&utm_medium=twitter

琉白evenstar:

#摸金校尉胡八一挖到了粽子萧景琰出门遇上了警官李熏然#  第三十三集

在lofter做个备案。

don't ask me for 前几集,到我@琉白evenstar  微博上搜那个tag,可以从第一集顺着往下看。

也don't ask me for 文字版,因为你们看到的都是手机打的,文字版还没有导出来。

#东歌# 学术向分析 Tip 3 传奇·靳东

汇小染:

酒鬼酥:



分享一篇靳东追忆青年时似水年华的短文,以及他玩哈雷摩托的科普,解决了我很多对靳东其人的疑惑。




萌蔺苏/楼台/东歌的亲们,有很多都对小胡有着一定了解,毕竟李逍遥的人气也不是盖的→_→   但是,更多人对靳东的了解仅仅局限于“哦,用繁体字、有内涵、老干部作风……”然后呢?我们完完全全不了解他的过去,他的选择,他的mindset(想不到更合适的中文,姑且说是思想体系吧)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伪装者》《琅琊榜》播出后,那些蜂拥而至的记者们写出的狗屁通稿,对,说的就是这些采访。内地媒体人,不管是写娱乐,写经济,写军事,至于写政治的咱就不提了,都有一种力图给一个事物贴标签的习惯。他们死活不愿意承认一个人,一个政策,一个国家的复杂性,一定要用各种方法向你传达,这个残疾人面对困难一直很“坚强”、美国的这项行动毫无疑问非常“嚣张”,是赤裸裸的“挑衅”——媒体省略掉背后一切的复杂背景,仅仅凭借自己个人那一点浅薄的感知,就粗鲁无礼的给人刷上一层单色油漆。




而我们的东哥,却又恰恰是个对名利毫无牵挂,故而有话直说的一个人。对记者来说,这好办,直接贴一个“言辞锋利不留情面”的单色标签就万事大吉了,你既然不想谈私生活,那我们也不想谈你生活的丰富、你对戏剧的挚爱、你对人物的理解,统统从我的通稿上消失掉!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傻傻分不清东哥和其他所谓“老干部”之间的区别,因为在试图进一步了解的时候,我们找不到不掺水的采访。




相信我,东哥绝对不是“老干部”三个字可以概括的,他是个相当自由,相当新派的人。




现在你一头雾水,搞不清这个结论怎么得出的,那么先看看这篇东哥亲自撰文的青年经历,也许你会有所感受。





最怕一生沿着一条线




我喜欢水到渠成,轻松的自然的走一条路。你如果告诉我什么事是一定、必须做好的,恰恰相反我就一定做不好。


我在而立之年后,回过头来看自己成长的道路,能走上这条路特别偶然。在中戏毕业前夕,我翻出当年记录的一些东西,有篇十九岁的日记,让我特别感触。当时的心境就是自己每天像站在十字路口,不知往哪个方向去走,不是不敢,而是真的不知道。其实在上大学前的五年我做过很多事,开过酒吧、纸厂、饭庄,等等,我那个酒吧的名字叫“燃情岁月”,根据一部电影的名字取的。即使尝试了这么多,这五年也一度让我以为是虚度了。


好在,我还是个善于思考总结的人。我知道,我很怕一生沿着一条线走,我应该去尝试各种不同的活法。就像如果一个角色从头到尾不变的性格,我也觉得很可怕,会让我对这份工作失去兴趣。









有一天,我在院里蹓跶,碰到一个在济南电视台工作的邻居,他问我最近在干嘛呢,我说没事啊,他问,你会演戏吗?


我迎来了人生的第一部戏《母亲》,当时已拿了金鸡奖的岳红演女一号,我演男一号。很多年后我问为什么会找我这样从不知道演戏是什么的人来演,他们说,就是要让人看了不觉得在演戏,往那一站就是楚楚可怜,让人觉得心疼,他们要找的人物基调是纯净。在这部戏的拍摄中,我用了不到一星期,把现场技术层面的东西都学会了。我恍然大悟,哦,原来拍戏是这样的。


随着拍摄进程的推进,在剧组同事的鼓励下,我的自信慢慢出来了。这时候就恍惚觉得,对演戏的兴趣还成。我在短暂的几个月里,活在另一个世界,按他人的人生轨迹活了一遍。往深处说,这个职业给我最大的兴趣,就是在有限的几十年里,可以活出超出常人几十倍的活法。这是我最真实的出发点,也是我对戏剧兴趣盎然的根本所在。


进入中戏之后,除了来自学术和专业的训练,我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产生了一个很大的转变。我们那一届很多人,我是拍戏最多的学生,不敢说后无来者,但真的超过了很多前辈。我渐渐发现,对戏剧的感情就像对自己喜欢的物件一样,了如指掌的过程太好了,它让你一点点抽丝剥茧,一点点看到自己的内心。


中戏图书馆有全世界最全的戏剧丛书,我自己的借书卡不够,我常借同学的来用,有一年暑假,我读了六十多个剧本,现在不记得四年中读了多少名剧。读书的过程给我带来更多的思考,那些戏剧大师,已经不是戏剧家或文学家,他们可以说是一个哲学家,或是有自己鲜明哲学体系的戏剧家,戏剧对人性的思考应该远远超过戏剧的范畴。我觉得,一旦学校的氛围让学生上了瘾,那就不用教学了。


这时候我会想,《秋雨》是我的第一部电影,《母亲》是第一部电视剧,演得好或不好,不应该以是不是一个新人的视角来做为衡量方式。戏剧这个载体,它究竟要呈现什么,我更要想清楚。越往后走,我会力所能及地去做一些研究。戏剧讲得是专注力,随着年龄的成长专注力会越来越强,尤其是对于一身相伴的事情,更要方方面面考虑周详。






力所能及地做出点儿厚度来




《温州一家人》的黄志雄,40来场戏的一个人物,说起来是在拍《箭在弦上》时制片人侯鸿亮请我来串几集。说到这儿我有点儿自豪,拍过高满堂老师两部戏,《闯关东》也是40多场。记得做客《艺术人生》时,记者让我聊聊跟萨日娜老师的关系,我说我就是去串戏的。后来高满堂老师说,我没费什么笔墨的角色,你给演得这么生动。这让我觉得,让人动心的一瞬其实是不容易捕捉的,技巧和经验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我丝毫不认为这能打动观众,我依然用最古老和最笨的办法来诠释人物。









比如黄志雄,他从战场上回来,心灵被战争伤害和摧毁,他用酗酒来麻木自己。我演他的时候超级难过。那时我们剧组在欧洲的科西加岛,是地中海中间的一座岛屿。生活中的我是滴酒不沾,那几天我拎着酒瓶子,胡子拉碴、蓬头垢面的,穿个破军大衣走哪儿坐哪儿,就是很颓的感觉。我们制片主任说,靳老师,我再给你整条烟儿。其实我喝两口就晕,但这个人物抽闷烟,酗酒,必须进入一种专注的状态。有时候我独自坐在海边,映入眼帘的是那些沧桑的建筑,本身就有一种伤感,我就很想跳下去。其实这种进入人物的专注,留在画面里也就一瞬间,而把这一条演完,就像连着抽了一整包烟似的,有点犯恶心,很难过。


昨天我去打球碰到方子哥,他说,靳东啊,你是我偶像。不过,咱能不能不同一个发型出现在两部戏里?我说没办法啊。他说,那你就不能弄个中分吗?(笑)老爷子很可爱,他最近在追我的这两部戏,这让我也挺自豪的。


不过,虽然荣石也是我喜欢的角色,但我对《箭在弦上》这部戏本身不是很满意,昨天晚上我还在跟一个策划聊这部戏。我当时拿到剧本时说,这什么玩意啊?你们有没有一点知识和文化,背一篓箭可以杀一个日本中队?我考你们一个问题,你们知不知道一个小分队是多少人?知道他们的战斗力吗?他们的一个小分队曾经占领过八座县城。做戏要有一个可信度和知识基础,不然你就直接去拍那种玄幻的不着边际的戏。
但为什么又接了荣石这个人呢?后来好几拨人来找我谈,很有诚意。但一码归一码,我说要是让我来演,丑话在先,我要荣石往真实了去走。结果,这个人物我自己加了七十场戏,一边拍一边写,把人物转变缺乏的衔接部分一一补足,有了人物变化的过程。


还有一个原因是,通过荣石我看到今天的社会现象。记得当年看《狼图腾》,我很喜欢这部小说,它写出狼文化和羊文化的区别。而国人几千年来津津乐道我们有极强的融合能力,这其实挺可怕的。而这个角色他本身的骨架好,他深谋远虑也好,苟且偷生也罢,被人误解也好,心里始终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把日本人赶出热河去。我想通了之后,开始武装自己,完成人物自身的起承转合。


好吧,现在这部戏在播地面,卖了1个亿左右,走哪儿都是收视冠军,我想这也许是时下市场的缩影吧。也有记者问我怎么看待这部戏,我说可能这部戏完全融合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深圳电视剧频道的总监曾发短信给我,荣石是让我看下去的理由。我并不以此为豪。我曾跟编剧直言不讳地说,一年以后,我们拭目以待,别管现在收视多火,《箭在弦上》也不会留下什么。一部剧在故事好看的基础上,我们要力所能及地做出点厚度来。


这个行业需要一些人来坚守,在这个过程当中,一边看也要一边检讨自己,就像一个杯子,从不同角度看它有不同侧面。在现实生活中,在戏剧舞台,只要我站在上面,这舞台就是我的。所以我将来选戏的方向,还是更钟情于严肃、现实题材的戏。


人要珍惜自己的语言,表演也是。通过每个角色来传递我对人性和情感的理解认知,或多或少已经做到了。接下来要想的是,在这个领域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建设性的贡献,我不希望一生是虚度的。








那么现在,请你告诉我,一个从18岁开始,用五年时间开酒吧、纸厂、饭庄,在23岁成为中戏有史以来进校年龄最大的学生,27岁毕业的人,这样一个人,他会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老干部”吗?




如果你说,这只是青年时期,那么他现在的自由主义,可以用一个词代表——哈雷。




如果你不了解哈雷,先科普一发。姑且这么说,哈雷是一种极限摩托,商界政坛、明星名流都对其情有独钟。




音乐界,比如猫王,美国摇滚鼻祖,数十年前比迈克尔杰克逊还要火爆的天纵之才。





政界,比如普京。他曾在访问乌克兰时碰巧遇到当地的哈雷摩托车度年大会,于是酷爱哈雷的普大叔按捺不住了,当着数万人的面,狂飙哈雷,于是乌克兰人民惊呆了。





商界,比如福布斯。他从1964年接管《福布斯》杂志,是个天性张扬、喜欢冒险,善于交际的传奇人物。就是这样一个让那些比他更有钱的人也不得不崇拜他的花花公子,坐拥豪华游艇、古堡豪宅和好莱坞女明星,一生却购买了100多尊哈雷摩托车。





顶级模特界,卡蕾•奥蒂斯。一直以叛逆著称,吸毒、纹身都不算啥,将哈雷骑出了一股子桀骜不驯的劲儿才是真性情!(这比基尼无纹身的照片估计还是乖乖女的时候吧)





看上去相当震撼是吧?某种程度上说,哈雷,就是张扬野性的代名词:




1. 你永远不用向人解释你为什么选择哈雷。当别人问你开什么车时,你不用多费口舌地告诉别人你开一辆“GSR783ATF-IInducer”,你只需简单地说:哈雷。




2. 外表可以随意喷涂,再怎么奇怪都没人会认为那些图案愚蠢和可怕。当别人问你的哈雷是什么颜色时,你可以一律回答:镀铬的。




3. 当你不小心撞上一辆汽车时,你对汽车的伤害程度比其他任何一辆摩托车都大。




4. 不用担心怎么才能用掉你多余的钱。开哈雷的人很清楚,你拥有两辆哈雷不代表你富有,而当你拥有两辆以上的哈雷时,你可能已经倾家荡产。




5. 二手车比新车还贵,闲置在谷仓里的一辆生锈的旧哈雷也比一辆本田贵。一个哈雷车手永远都不用担心因为年度新车型的推出而觉得自己落伍。




东哥平时写繁体字,爱读鲁迅、老庄、《金刚经》,让人以为他泥古不化;但他也玩哈雷,是个十足的机械爱好者。看似动静差异极大的两件事,其实需要的是一种专注力。




靳东本人是这样说的:“车队每次在五环边集结,往怀柔密云一口气跑个二三百公里,驰聘的时候,大脑里不会想其他的事。就像我进了片场,就会把自己专注于人物身上,不容自己出戏一样。”这种专注力,从上文他对戏剧的态度,也能非常清晰的看出。




笔者言尽于此。文力不足,遗憾不能表达对靳东其人的震撼。最后附上一位良心记者李乔在2012年的真实报道。





靳东说他最喜欢荣石(《箭在弦上》)和黄志雄(《温州一家人》),因为这两个角色有赤子的真。在我看来,荣石在那样匪夷所思的剧情里,有种罕见的沉稳;而黄志雄寥寥数笔,却给观众以最浓的孤独。而沉稳与孤独,也是靳东本人给我的本真印象。当然,他很丰富,是那种言之有物的丰富。做他的访问,眼前展开的是对演员认知的全新境界。


他很不同。与他聊天,你会觉得是在一个隐密的象牙塔里攀岩。说起戏剧,他是学术型的专家;聊起人生,他是单向度的深刻者。谈兴正酣时,他会析事辩理,甚至用词极其精准,不容偏颇,他会礼貌地纠正你,用温和的语调,但又全无散淡的、得过且过的意思。


靳东爱读鲁讯,读老庄、《金刚经》,所以有时会有一种忧愤和悲悯,但又很节制,以绝不给任何人找麻烦来克己。一度,靳东很寂寞,做为成千上万的演员之一,在他还未得到认可的时候,他在博客里写孤独,在坚持的过程中,学着享受孤独。同时,他善于思考,大到国家历史,社会形态,自身情感,他像强迫症一样地去思考,他认为问题搁在那儿,不是解决之道。事实也证明,在娱乐圈非你即我的氛围中,不是通过妥协找一条中间的路可以行得通。所以,要想透了。想透了人才能通透,而通透会让自己的心胸更开阔。


12月1日,靳东拿到话剧界最高奖项“金狮奖”。在这之前,人们只知他出演的《日出》、《惊天雷》,却少有人知道他每年要投入四五十万支持小剧场话剧,而三年一次的“金狮奖”旨在表彰为话剧事业做出贡献的人,对于他来说,也是实至名归。







*^O^*hjp*^O^*:

互换游戏(6-10+番外)继续甜甜蜜蜜嘻嘻闹闹没羞没躁的生活下去吧O(∩_∩)O哈哈~

via.祖国小花朵开一朵我掐一朵

靴下猫腰子:

_(:з」∠)_ 关于白狐狸梅先生的毛斗篷

 

啊啊啊我要摸鱼然而!!没时间!!